王军做客西部网畅谈城市发展新阶段

2016-3-10 17:00 阅读 : 321

  2016年1月23日至24日陕西“两会”期间,省人大代表、西咸新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常务副主任王军做客西部网访谈,就供给侧改革、城市发展内生动力、未来城市发展形态等话题回答记者提问。

    访谈实录:
    主持人:亲爱的网友朋友大家好,这里是西部网访谈室,关注全省两会从这里开始。下面我为大家来介绍一下我身边的这位嘉宾,他是陕西省人大代表、西咸新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常务副主任王军,您好王代表,先和网友打一个招呼。   
    王  军:大家好,我是王军。
    主持人:参加这次两会让我想起了总书记的一句话,他曾经说过“发挥西咸新区国家创新城市发展方式试验区的综合功能”。就这句话而言,我们西咸新区如何在新常态下进行城市建设的?
    王  军:去年总书记视察陕西对西咸新区提出更高要求,赋予了我们“国家创新城市发展方式试验区”的重要任务,不只是推进建西咸一体化、建设新城市,而是在国家层面发挥综合功能、示范作用,这个问题是我们西咸新区建设的一个核心问题。
    首先,要搞清楚在新常态下城市建设的深刻变化。近几年,我们国家从三十多年的经济高速增长进入到新常态下的中高速增长,城市建设发生了哪些变化?这对我们新区下一步怎么做?如何发挥示范引领作用?具有非常重要影响。我们最近着重研究新常态下城市发展的问题,深入学习了总书记讲话,特别是省委赵正永书记提出在新区发展新阶段要实现“转型发展、常态发展、精细发展”。怎么转型,怎么常态,怎么精细,这是我们一直都在思考的一个问题。我们怎么做?首先要搞清楚新常态下城市发展的现状和问题,要搞清楚未来发展的趋势。
    众所周知,过去二十年左右时间西安市快速发展。城市快速发展是和经济快速增长实际上是同步的。我们观察,全国和陕西的数据也可以印证,城市发展最快的时期恰好也是经济发展最快的时期。我们国家城市化率改革开放以来三十年基本上是每年增加一个百分点,每年经济增速在10%以上,基本上城市化率一个点和增速的10%是相对应的。西安基本上是这样,而且陕西“十二五”期间城镇化率增速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在城镇化进程中的后发优势逐渐显现。但整体上来看,如果未来城市发展还延用前二十年传统的做法,通过开发区来扩张增容、用“摊大饼”式沿城市边缘发展的模式显然已经走入了死胡同了。
    一是这种模式不可持续,过去以透支人口红利、透支土地红利、透支环境红利为代价的快速城市化,现在已经走到了一个节点上。这个节点有一个重要标志,第一是2011年我们国家城镇化率第一次超过50%,城市人口第一次超过农村人口,这是一个重要的标准。第二是经济增长速度基本上从2011年以后进入了10%以下的时代,过去是10%以上的时代,这两个时间节点是重合的,并不是巧合。这两个重要时期预示着未来城镇化如果不创新城市发展方式,如果只是沿用传统的城市发展方式,盲目扩张增容,摊大饼,搞造城运动,是难以为继的。事实上现在不少地方已经出现了空城、鬼城,这对西咸新区有深刻的警示作用。
    所以,我们西咸新区在下一步发展、促进大西安建设方面要吸取这个教训,不能盲目再提大规模的城市建设。我觉得,现在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城市发展也有供给侧问题。过去城市发展也是跟商品一样供不应求,房子盖起来不愁卖,开发区做起来就会有产业进来。城市就像平台一样,只要把城市平台搭好搭大,房地产、产业都会随之发展。过去在经济快速发展、农村人口大量进城、城市人口旺盛住房改善性需求三大动力的推动下,城市快速扩张。只要建设就有市场,城市供不应求,是卖方市场。但是现在城市建设本身已经由卖方市场转为买方市场,房地产过剩。所以我们要从供给侧研究我们的房子给谁住?我们的城市给谁用?围绕这个问题再研究城市发展的思路,应该是倒过来这样的思路。
    过去只要搞开发区一定会有产业,只要招商引资就会有人来,没有高端也会有低端。人口一定会进城,民工打工,经济总量迅速扩充。新常态是一种新的经济转型、结构调整,过去城市建设供不应求的好日子一去不复返了,所以我们要提城市发展的供给侧,就是要研究城市未来的客户是谁?建几十平方公里谁住?我们盲目的讲要建多大的新城区,谁来住?这个问题已经很严峻的摆在我们面前。
    西安这五年基本上已经进入城市发展第二阶段。我们西咸新区在全国第一个提出创新城市发展方式,应该说很敏锐。未来城市发展的规模是由哪几个因素决定?我觉得,第一,最根本的是经济总量。经济总量、经济增速的发展决定着城市未来的发展的框架。我刚才讲了三个动力,西安快速发展这二十年,三个主要动力一个是经济快速增长,西安增速在15%、16%;陕西“十二五”期间城镇化率比全国快也是因为经济增速比全国高两个百分点这是一个根本的。
    第二,是人口的聚集。从人口聚集来看中国很多地方人口已经负增长了,东北城市基本上是负增长,西部大部分负增长,只有重庆、成都、西安保持一定量的人口净流入。其实看一个城市发展的前景,我提出一个观点,经济学界很感兴趣。就是决定城市的发展主要指标一个是经济总量、经济景气指数,另一个是人口流动指数。人口流动指数学界最近炒的很热,主要看两个指标:这个城市未来有没有前景?一个是过去十年它的人口是净流入还是净流出,净流入的百分比,西安近年来保持了较低的人口净流入;第二个就是这个城市小学四年级学生是增加了还是减少了?这很重要,四年级学生数量主要表明这个城市有没有活力?为什么是四年级学生,就是10岁左右的孩子,10岁左右孩子的父母就是35到40岁的进入盛年劳动力。40岁左右的人口、年轻劳动力人口进入这个城市越多,这个城市就越有活力。
    现在看来我国经济增速已经从两位数进入一位数时代,由高速进入中高速时代,相对应的城镇化率每年从增加一个百分点以上进入一个百分点以下。现在经济增速全国是6.9%,陕西是8%左右。西安未来经济增速每年做的好能达到8—9%,相应城镇化率每年0.7—0.8%,做的不好可能就是0.5%左右。
    现在城市发展的三个内生动力都在减速,第一,经济发展由高速向中高速减速、换档。第二,人口的机械增长就是农民转市民,外来人口流入也趋换,这和经济是有关的。第三,城市原有居民对城市扩张需求不足。比如说,三四十岁以上中产阶级的住房这二十年基本上经过三个换代,从筒子楼到单元房时代,到现在大单位、大套房时代,当然青年人还在打拼租房的阶段。但经过短短的二十年的转换,这方面动力也不足了。这三个动力都已经衰竭,我们面临的形势是很严峻的。所以总书记来陕视察时对西咸新区提出“创新城市发展方式”,省委对西咸新区很及时的提出来“三个发展”—常态发展、转型发展、精细发展。我认为面对新常态下全国城市化发展的一个普遍问题,西咸新区要发挥创新引领作用,首先在思路上要引领。未来城市的客户是谁?我们建的城市给谁用?
    第一,要重新认识陕西的区位优势。原来陕西的劣势是区位不沿海、不沿边,现在重新认识我认为得倒过来,在内需为主的时代,在电商时代、物流时代,地理居中的优势逐渐显现。西安作为中国中西部的交通枢纽,虽然陕西经济在全国处于第15位的中间位置,但是陕西的铁路、公路、航空这三样增速都在全国前8、9位,所以要发挥地区居中的优势,做大物流产业,这也是西咸新区重点发展的产业。
    第二,重新认识教育、科研和工业优势。过去讲我省的优势是能源、科技、军工、教育发达,但是科教、军工优势没有变成现实生产力。其实,陕西教育、科研、工业优势在全国范围内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门类齐全、体系完备,这一点对于集成创新和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而来,是一个极有利的条件。所以,西咸新区加大了这一方面的工作力度。未来城市客户的流向是什么?陕西有150多万大学生,每年留在陕西大概一半左右。怎么让更多的大学生留在西安,西安本身一百多万大学生,每年毕业36万,怎么让这36万大学生,包括前5年在这滞留尽可能让他们安定下来,成为我们下一代合格的市民。这是我们未来的客户、城市的主人,是我们新区发展重点考虑的,首先,要为他们创造居住和就业创业的平台,这是我们未来发展的一个方向。
    当然未来城市发展从形态上有一些基本的规律,将来的发展以城市扩张增容为主的时代进入提升城市品质的时代。不能再盲目提城市扩容了,而应关注怎样把现有城市容量做精、做优,提升品质,怎么为市民提供更好的公共产品、更优质的城市服务。
第一个,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特别是电商下乡。电商下乡是大事件,不仅是商业平台,推动农副产品进城,大幅度降低交易成本,改变城乡商贸格局;更重要的是成为互联网的综合平台,极大缩小城乡差别,郊区小镇、乡村有可能成为创新创业的天堂,从而吸引城市工商业资本、消费和人才回流,农村真正是毛主席讲的是“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第二个,汽车时代的来临。西安已经270多万私家车辆,整个城市汽车数量爆发性增长,人均和单位面积的保有量甚至超过了北京、上海,是全国罕见的。这种情况下城市居民向往生态更好的郊区,随着汽车和互联网城市郊区化时代不可避免的出现的。当然我们的郊区化时代和美国的郊区化时代不一样,美国郊区化时代是占地,美国地多人少,城市高楼大厦,有钱人都住在郊区的别墅里;我们的郊区时代一定是在大都市周边形成一批城乡包容的、亦城亦乡、高品质和高容积率的优美社区。不是低容积率,因为中国人多地少。城市的郊区时代不可避免。刚才我们讲要转型发展、常态发展、精细发展,城市发展不是以扩张增容为主,而是以创新发展方式为主。 转变方式第一是从扩容时代到提升品质时代;第二是郊区时代;第三是城乡包容发展的时代,西咸新区未来的发展围绕这三点,一定会走的又快又稳又好。
    主持人:在这样一个先行先试机遇之下,西咸有很多好的做法和创新点在里面,近期委员和代表都热议一个词“新长安、大轴线”,这个概念是在什么背景下提出来的?究竟会给西咸发展带来怎样的机遇?给老百姓带来哪些红利?
    王  军:西咸新区落实省委提出的“转型发展、常态发展、精细发展”这“三个发展”的要求,一个重要思想就是从过去面上拉开向点上突破转变,我们抓的重点区域、核心区域西咸新区丝路能源金贸中心片区,就是娄省长这次两会讲的大西安现代化新中心。研究这个片区时我们提出了新长安大轴线的概念,这个片区正好处于大轴线的中心位置。通过这条轴线的研究,为未来大西安城市发展提出方向性的意见。
    西安是一个古城,从历史文脉看,历朝历代建都就在这个地方,特别是奠定中华文明的周秦汉唐四大古都。中华文明真正的根在这里,周秦汉唐,周奠定的礼制,我们现在的制度包括基本的人伦标准,是周朝奠定的;秦时间很短,秦汉奠定中国的制度,社会制度包括官吏制度等等都是由秦汉两朝完成的。唐文化博大精深、包容开放的精神影响了中国一千多年。现在来研究,老的长安不是一个地方,有人说长安就是现在西安市,不对,我的看法长安是历朝历代关中建都的总称。其实,汉长安和唐长安不是一个地方,包括周的沣镐两京,包括秦国的咸阳和秦朝的咸阳,包括汉朝的长安城和隋唐的长安城,都是在一块土地上建成的,不能说具体一个坐标上建成,都是有规律可循的。这个规律是什么?就是在沣河两岸、渭河两岸次第展开。长安不是一城一地,也不是一天建成的,长安是历朝历代积累下来的。周秦汉唐是一个首都,并不是咸阳是一个首都,镐京是一个首都,沣京是一个首都,长安是一个首都。真正的古都就是长安,长安不同时期有不同的名字,周叫沣镐两京,秦就叫咸阳,汉叫长安城,隋叫大兴城,唐叫唐长安城,到现在叫西安。跟一个人小时候有小名,最后有学名、官名,成名成家后还要有字、号一样,不同年龄阶段的不同名字,但是影响力最大的、最持久的,在世界上成为明灯的就是大长安。
    我们研究长安历史流变发现一个规律,沿沣河两岸展开逐步向沿渭河两岸展开,沣京、镐京在沣河两岸,都在西咸新区;咸阳不是现在咸阳市,只是渭河北岸、秦汉新城这一块,咸阳城宫城在北岸,南岸兴建阿房宫,格局也是渭河两岸。大城市都是依托在河的两岸展开,一个是便于防守;一个是便于取水。沣京、镐京是两岸,秦也是两岸。汉同样是也两岸,我们都以为汉就是汉长安城,实际上汉长安城37平方公里是汉未央宫,是一个宫城、是中央机关所在地、是中南海。但是居民区在渭河北岸的五陵邑,是当时汉武帝为了长安的繁荣、安全,在渭河北岸设立六个县级市,邑实际上就是县的意思、城市的意思,大邑就是大城市。五陵邑就是五座县城,全国有钱人、六国贵族都在这,而且小的十七八万人,大的三十万人,五个城平均二十万人,当时汉朝全国不过四五千万,五陵邑人口占全国比例比上海大的多。
    主持人:相当于现在的一线城市。
    王  军:最大的城市,就是超大城市一百万人口,它叫五陵邑,实际上主城在渭河北岸,宫城在渭河南岸,讲这个就是给大家消除这个误区,不要认为汉长安城就只是西安市北郊这一块。这不对,汉长安城是西安市北郊和咸阳市,五个城池包括现在的咸阳市一直到汉武帝茂陵、到兴平这个地方。汉代都城也是渭河两岸。隋建大兴城,隋文帝找了宇文恺这个建筑大师,在现在龙首原这个地方建了大兴城,他没有建完,后来唐代在此基础上形成了唐长安城。唐长安城几度兴衰到现在成了西安市的格局。我们不能说西安市格局就是长安,西安市格局只是唐长安城的延续,不是周秦汉唐大长安的延续。所以跳出城墙看西安,沣河、渭河是大长安的轴线,沣河是南北轴,渭河是东西轴,长安历史流变正在这个地方。
    第二,从山水格局来看大长安城。我所指的大长安城和唐长安城不一样,就是周秦汉唐历史的流变,基本上的格局是南缘秦岭,北缘九嵕山。西安人说南山、北山,南山是秦岭,北山就是九嵕山。南北宽约80公里,都在这个范围内。而且很巧,沣河是正南正北河,沣河有三个脉,主脉是高冠峪,高冠峪出来到沣渭三角洲,直向北正好是九龙山脉的主峰嵯峨山,这是一条主线。这一条直线我们认为从历史上看,是大长安总的轴线、历史轴线。从山水格局上看它是自然形成的,不是我们人为划的子午线。我们最近在研究恢复大长安的格局,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长安是重要的、标志性的符号。所以我们作为陕西人有必要把建设新长安作为陕西人的重大使命,在城市发展中的一个动力和抓手,这是我们提出这一新长安大轴线的主导思想。
    我们请新加坡规划大师刘太格先生帮我们研究,他是新加坡这三十多年、从李光耀时代到李显龙时代城市建设的总设计师。他按照星座城市理论,认真研究梳理了大西安的规划、文脉、山水格局。我建议了这条轴线,他按照这个意见提出沿沣河从昆明池到沣河入渭口做14公里的历史轴线。他认为这条轴线完全可以和世界上最著名的北京、巴黎、华盛顿三大轴线媲美,从历史长河看、从世界影响来看,其意义可能会超过三大轴线。他的研究,对我们如何做好这个新长安大轴线,为未来城市发展提供一个发展方向。
    有同志也讲,我们西安已经有一条轴线,就是南北大街轴线。北京恰恰是一条南北轴线,这是北京从50年代走到现在摊大饼式五环、六环发展的主要原因,就是只有一条轴线。北京50年代时提过梁陈方案,实际上就是选择西郊公主坟为轴线,但没有被采用。实际上我们现在提出来西长安轴线为时不晚,在西安大发展之前,提出这么一条双轴线作为未来发展的一个思路,尚不为晚。
    主持人:那么节目最后您总结性说一段话完成今天的访谈。
    王  军:我觉得新区在历史故地上建设,一方面责任重大,肩负着恢复新长安昔日的风采、重现辉煌的重任,责任重大,压力也巨大。所以我们的工作第一要给老百姓信心,当一个长安人是很自豪的。我们提出新长安轴线以后,微信上把我那个文章一登,很多人都说作为一个长安人很骄傲。其中有一个远在加拿大的读者给我留言,说作为一个长安人多么骄傲。所以要通过我们的建设,通过我们建设者给市民以信心。这个城市不是一天建成的,也不是哪一个人建成的,是大家共同努力、是一代一代接着建。罗马不是一天建成,长安同样不是一天建成。我们一定要站在更宏观角度上迎接大长安时代、新长安时代。
    另一方面,我们作为建设者压力很大。一是要向历史负责,二是要向人民负责、向后代人负责,三是向环境负责。一推土机下去可能把文物破坏了,文脉搞断了,把山水格局破坏了,所以,我们在建设中特别不主张大规模的挖土动土,尽量遵循历史文脉,遵循山水格局包括地形地貌。提向生态环境负责,过去很多教训,城市建设很容易就把城市风道堵死了。要向历史负责、向人民负责、向环境负责、向大自然负责,所以我们提出一定要做一个有爱心、负责任的建设者,爱自然,爱自己的历史,爱自己的文化,爱自己的城市,爱自己的人民。同时也要爱自己的子孙万代,不是自己把活干完了,把大的思路留下,让后代干。其实建设者和破坏者是没有天然鸿沟,我希望我们这一代后代人少骂一点,后代人会为我们点赞。
    主持人:希望在您的努力下,希望在更多人的努力之下,美丽的新陕西将会呈现出更美的画卷,谢谢。   
    王  军:谢谢。

最新评论

合作媒体
合作伙伴

Copyright 2015 - 2016 xixianlife

返回顶部